紫金股价涨停推手现身 揭"第一金矿"前世今生

     “此次事故是公司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环境事故,不仅给社会和企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也使企业的诚信和社会责任形象受到重创。”7月19日晚,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掌门人陈景河通过上杭县电视台道歉。他表示:“最近几天,自己和公司管理层处于深深的自责之中,”并承诺“公司会承担应有的责任,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和处理”。

  在痛定思痛后,紫金矿业抛出了7条关于环保的承诺,其中包括开展安全大检查、落实环境安全问责制等。但翻阅紫金历史,“屡教不改”的不良记录并不少见。

  在环保方面上,紫金矿业的内部管理有问题不言而喻。18日,陈景河承认,这次环境污染事件原本可以避免,“也就是几个亿的投资,但(现在)太晚了。”

  紫金矿业为泄漏事件道歉的同时,更多的坏消息传来。

  7月18日,广东省环保厅向福建省环保厅发出特急函件,指出近日来,福建省棉花滩水库出水与广东省大埔青溪电站水体混合后铜含量明显增加,已超出渔业水质标准,对两省跨界河段产生明显影响。

  第二天,紫金矿业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一案被立案调查,接到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的《立案调查通知书》。

  同日,一份调查显示紫金矿业公司管理团队有多人曾供职当地政府部门,其董事会、监事会成员相当部分有政府部门工作背景。

  的确,最近一周紫金矿业仍身陷“环保门”的漩涡当中。特别是伴随着15日深夜新闻发布会、16日“二次泄漏”事故、上杭县汀江沿岸居民长达十几年“用水难”以及紫金矿业在环保问题上重大漏洞等诸多情况的披露。

  值得特别关注的是,自13日复牌之后,紫金矿业在经过连续几天的下跌之后,19日下午迎来了小幅上扬,20日更是在A股和H股大涨。泄漏可能导致天文数字损失的情形下,紫金股票的这一动向值得回味。

  股价涨停推手现身

  据北京晨报报道,深陷“泄漏门”的紫金矿业周二离奇涨停的神秘“推手”终于得到部分证实。上海证交所公布的融资融券交易数据显示,该股当天融资买入额超过8000万元,是A股市场罕见的大手笔。

  针对周二的涨停,分析人士怀疑有大资金在为紫金矿业做局,但做多资金的来路不明。上交所昨天公布的融资融券交易数据显示,有投资者当天向证券公司借入8000万元资金买入紫金矿业,融资额占该股当天成交额14.52亿元的5.51%。虽然和总成交额相比融资买入额并不构成绝对力量,但如此大规模的融资买入难免会对该股走势造成决定性影响。

  行业人士表示,紫金矿业虽然身陷“泄漏门”,但毕竟其资产和现金流尚存,没有破产的风险,市场的过度杀跌必然引来抄底资金。仅从时间节点上分析,融资买入者对该股价格走势的把握十分精准。

  查阅《证券法》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指引》相关条例,发现如果证监会最终认定紫金矿业信息披露违规,那么紫金矿业很可能会面临投资者的诉讼。

  “紫金矿业关联资产可能在抬高股价以避免投资者因瞒报受损诉讼紫金矿业。”中信建投的一位注册分析师分析,“如抬高股价,减少投资者的损失,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紫金矿业的压力。”

  曾任职于华富基金、现从事私募基金运作的业内人士表达了她对逆市上扬的猜疑:“这很可能是紫金矿业左手买,右手卖的资本运作,自救可能性偏大。”

  列入各地严密监视名单

  据悉,紫金矿业在国内15个省份有所布局,在过去的6年中,该公司多次发生泄漏事件。紫金矿业曾发生过环保事件的几个省份,当地环保局均表示不仅仅是在“7·3”环保事故发生后,即便是在平时,紫金矿业也被当地列入严密监视的名单中。

  指向选址失误

  在紫金矿业就污染事件致歉的当天,7月20日下午,国家环境保护部召开常务会议,听取了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十二五”实施方案编制情况汇报,审议并原则通过《硫酸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草案。

  而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接连发生污水渗漏的疑点,逐渐由污水池防渗工程的表象,进一步指向该厂选址所在地的地质构造上。

  据媒体报道,7月18日,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表示,紫金矿业的湿法炼铜系统在国内是第一家规模工业化的,“它确实在很多方面还有一个探讨的过程,而且溶液池和堆场建在以前的一个村庄,相当于一个古河道上,在基础方面做得不是太好,在整个施工过程中存在一些瑕疵跟欠缺,对应付突发情况方面确实考虑不太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