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再次渗漏 多名领导曾供职当地政府

  7月3日的污染事件的阴云还未散去,紫金矿业紫金山铜矿在16日晚再次发生渗漏事故。经过8小时紧张作业,渗漏点被基本堵截。

  福建省政府在16日通报称,上杭县县长邱河清等相关责任人被停职或撤职。事实上,紫金矿业多年来一直在污染的漩涡中发展壮大。

  紫金矿业再次渗漏500立方污水

  根据紫金矿业对外披露的消息,16日晚22:30左右,紫金山金铜矿值班人员巡查发现,3#应急中转污水池发生渗漏,经采取堵截、调度等有效措施,17日7:00基本堵截污水渗漏入汀江。初步估算,此次渗漏污水约500立方米。但究竟有没有污水被再次排入汀江,说法并不一致。

  污水渗漏事故为何再现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现在还不清楚事故原因。”紫金矿业公司副总裁刘荣春表示,再次渗漏的中转池是刚刚临时修建起来的,应该不存在没有铺好防渗膜的可能。而紫金山金铜矿矿长助理陈先生表示,事故发生所在的中转池是公司这几天刚刚抢建出来的,不排除因施工抢建出现疏忽造成二次渗漏的可能。

  依据紫金矿业的说法,据环保部门监测,17日3:00至11:00,金山电站库区金山桥断面水质PH值为6.86-8.60,总铜含量<0.02mg/l,汀江水质保持Ⅲ类标准。但17日上午在上杭县环保局看到,17日凌晨2点左右该部门在紫金矿业排污口的取样呈现褐色,水体浑浊不堪。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紫金矿业连续出现污水渗透?时至今日,无论是紫金矿业还是上杭县都没有给出答案。根据此前事件联合调查组给出的结论,第一次渗漏事故是人为非法打通6号集渗观察井与排洪洞造成的。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表示,公司也搞不懂为何原应不相连通的污水系统和排洪系统在事故中是如何连通的。

  紫金矿业方面称,紫金山金铜矿的总体设计方是拥有甲级资质的原南昌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现中国瑞林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而瑞林工程水工所的工作人员表示,当时紫金山金铜矿的设计者已经离职,但据他所知,事故污水池的设计并非出自他们的设计。对此,兼任紫金矿业高级工程师的刘荣春也无法准确说出污水系统的设计单位。换言之,污水渗漏的根源是否在设计之初就已经种下,目前仍无法获知。

  资金矿业股东多为官员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据了解,在紫金矿业崛起之前,上杭县在过去几十年均为福建省的贫困县。随着紫金矿业的兴盛,该县近几年成为显赫一方的富裕之地。上杭县财政局局长刘实民证实,上杭县财政过度依赖紫金矿业,结构单一,风险很大。他指出,上杭县近几年来的财政总收入一直在增长,这与紫金矿业密不可分。

  上杭县环保局知情人士称,当地官员与紫金矿业之间也存在着千丝万缕联系,该县政界大部分退休官员成为紫金矿业的抢夺对象,被委以闲职后年薪十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

  “在紫金矿业上市之初,由于当时黄金价格低廉,上杭县委、县政府曾动用行政手段,要求下属各行政单位购买紫金矿业原始股,当时原始股的推销饱受冷遇。”上杭县一政府职能部门官员称。

  在此次污染事件发生后,面对媒体质疑,似乎只有上杭县政府来面对。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围墙内的事情,企业自己负责。(围墙)之外的事情,由政府负责。”

  “从紫金矿业的股权结构我们不难发现政府一直袒护着紫金矿业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来自利益的驱动。”当地一位官员表示。

  紫金矿业2009年年报显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是代表福建上杭县国资委的闽西兴杭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持有28.96%股权,该公司董事长陈景河持有0.6%,是最大的个人股东。

  据了解,紫金矿业在发展扩张过程中,公司管理团队有浓厚的官员背景,多位管理人员曾供职政府部门。其董事会、监事会成员相当部分有政府部门工作背景。

  紫金矿业宣传部提供给的资料显示,副董事长刘晓初曾任福建省经济体制改委员会主任科员、副处长、处长;副总裁黄晓东曾任福建省计算机技术研究所工程师,福建科学技术委员会副处长,处长;副总裁李四德是国家首批黄金投资高级分析师,曾就职于原国家黄金管理局、冶金工业部黄金管理局、国家经贸委黄金管理局,历任副处长、处长,投资部主任、咨询委主任、局副总工程师,2003年至2005年就职于中国黄金集团公司,任总工程师和投资决策、安全和预算考核委员会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