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道士”李一丑闻接踵 马云是其关门弟子?

 重庆缙云山绍龙观住持李一道长,近来麻烦缠身。号称拥有弟子三万的李神仙,先是涉嫌履历造假,后又被质疑“养生秘诀”为故弄玄虚,“利用传销的手段发展皈依弟子”、“与吴心等多名女弟子有染”、“克扣工作人员工资”、“涉嫌强奸女大学生”等多项内容。道长李一造假的一连串丑闻接踵而至。

  骗财:辟谷30万起价

  据媒体报道,8月7日,天涯网站曾有一个自称“叛出师门的弟子”在博客上发帖称,“据道士们私下议论,李一经常利用自身男色来笼络有能力、有能量或有钱的女人为他所用。为了骗取200多万的捐款,曾拉着一个比他大十几岁的富婆企业家的手,温柔地说要照顾她一辈子。可惜人家没上当。”

  从知情人处获悉,《世上有没有神仙》的作者,至今还在为李一辩护的樊馨蔓,就是由这位“富婆企业家”引荐上山的。据称,现收藏于绍龙观的一幅《大龙的每一片龙鳞都是一条小龙》的画作,价值不菲,即为这位女老板捐赠。

  鼓动和接受捐赠,是李一主要的生财之道。一位绍龙观道士说,2008年“5·12”地震前,绍龙观在北碚海宇温泉大酒店举办了一次慈善义卖,“都说义卖收入500万,我认为300万以上是肯定的。”这位道士称,他是由于对李一在“5·12”大地震时仅以绍龙观名义捐了几千元善款感到不满,“实在是爱财不爱道,有违道教宗旨”,才愿意吐露真言。

  从网上查悉,重庆民政局2009年1月14日公示的重庆缙云山养生慈爱基金会2008年接受捐赠使用情况,接受情况栏显示,年度接受捐赠资金180万元,其中义卖款为79.5万元,接受捐赠100.5万元。使用情况栏显示,向重庆缙云山国学院捐赠办学资金15万元,慰问捐助福利院1.5万元,向灾区救助9600元。这即是说,李一将已经使用善款的大部捐赠给了他自己是股东的国学院。

  李一的绍龙观养生中心的各种“疗程”和国学院的“课程”则是李一最广为人知的另一条财路。除了免学费的“三日观”外,所有养生、治疗和培训项目均收费不菲:5日养生班3800元,7日道医班9000元,外丹堂一个疗程9800元,李一道德经集训(李一不在就听录音)16800元,国学总裁班39800元,一场法事3万~5万元不等,据知情者透露,辟谷起价高达30万元。北京的李女士,因父亲肝癌晚期,经人推荐前往绍龙观治疗。在经历了外丹堂两个7天一次的疗程,花费9万多元后,李女士陪伴父亲离开了缙云山,父亲不久后就去世了。

  涉嫌强奸女大学生

  吴心是绍龙观地位仅次于李一的人物,是缙云山道教协会的副会长、缙云山养生慈爱基金会会长。“她实际是李一的情妇,与其合法丈夫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曾在绍龙观跟随李一的钟道长称,这在绍龙观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李一与多名女弟子有染,以及他“采阴补阳”的传言,几乎可以从所有受访者嘴里听到。前述天涯网站自称“叛出师门的弟子”博客中指控李一“还在2004年或2005年左右涉嫌强奸西南师范大学的一位漂亮女大学生,被报警后,花了7000块摆平此事。”一位曾在绍龙观修道多年的人证实了此说:“那天晚上女学生使劲哭,还是吴心去做的工作。”

  另一种常见的说法是,李一的许多女信众,往往是家庭或者婚姻出了问题的中年女性,李一在开示她们时,总是劝她们离婚。

  “神通”广收费高

  据新华社报道,3岁就入道;在水下生存2小时22分,可以用脚后跟呼吸;能“辟谷”采天地灵气,停止胃酸分泌;可以用咒语和功力使人打开“中脉”,头顶骨自行裂开;有弟子3万,其中包括一批公众人物;主持着“养生圣地”,甚至当年张道陵、张三丰等名人也曾到缙云山养生……这些关于李一的宣传,无不勾勒出一位养生大师、当世高人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