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讨薪直播背后:OYO的中国大撤退

- 编辑:admin -

一场讨薪直播背后:OYO的中国大撤退

3月5日,抖音上出现了一场讨薪直播。

几位被裁的员工来到OYO中国总部所在大厦楼下,他们戴着口罩,备好充电宝,开始直播。几百个同样遭遇的前员工在抖音直播间实时关注着讨薪进展。

他们中大部分是被拖欠了绩效收入的各地市场拓展人员。市场拓展的底薪2500元,日常收入主要靠绩效支撑,绩效月收入可达上万。

但从11月起,这笔绩效收入就迟迟没有到账。新冠肺炎疫情后,他们获悉公司要重新核算这笔收入,近期又有内部同事传出消息说,这笔钱有可能拿不到了。

对此,OYO公司给界面新闻的官方回应是:OYO给所有团队和部门的工资和奖金全部按时按规支付。照公司规定,绩效的计算,应按合规、有质量的SRN来计算。我们正在加紧对过去业绩的审查,这是我们常规流程的一部分。

他们不是唯一被欠款的。大厦一楼大厅还有两名带着一捆横幅的酒店业主,他们对直播者说,与OYO合作8个月,总收入金额应为13万多,但OYO至今只结款3000多元。

近期被裁的OYO前中层陆垚告诉界面新闻,他获悉OYO中国总部将搬离上海沪东金融大厦,类似的消息早就在内部流传过几回。

OYO近期内部信显示,公司中国区域11个大区合并为7个,原来的48个Hub(辖区中心)缩减为30个。

中国市场大收缩

上周,有媒体报道称OYO计划中国市场裁减60%员工,而在2019年9月,OYO曾对外表示在中国有超过1万名员工,并希望扩大到2万人。

对此,OYO方面回应称,为了可持续累进式增长的战略目标,公司进行了组织和业务架构调整。

据陆垚了解,OYO的EGM(新型增长市场)部门被裁撤后,被拖欠的绩效薪资总额在400多万元。该部门原有1700多人,在去年12月底和今年1月初,裁掉了1000多人,上周基本全部裁完。而这个部门曾被OYO赋予重要地位。

“EGM板块,是面向三四五六线城市下沉市场。”参与OYO主营业务前中层刘镇南告诉界面新闻,OYO印度团队认为,中国一二线城市连锁酒店已经趋于饱和,并且多足鼎立,因此希望从酒店连锁化还不成熟的下沉城市开始,农村包围城市。

“这是一个非常核心的策略。EGM部门整体裁撤,也宣告了新兴市场的全线溃败。”他补充说。

“EGM手里有上万家酒店,全部裁撤后直接没人管,钱也没给酒店结算。”陆垚说。

今年2月,OYO公布2019年财报,其年度收入比2018年增长了4.5倍,但亏损也从5200万美元扩大到3.35亿美元。其中,OYO中国市场的收入占比32%,亏损占比64%,达1.97亿美元。

持股46%的OYO大股东软银在经历WeWork的挫败后,不再对所投公司进行救援,OYO面临严峻的压力。

今年1月外媒报道,OYO在其他市场同时收缩,印度1万名员工裁员12%,美国市场裁员三分之一。

1月下旬,新冠肺炎疫情使酒店业、旅游业暂时停摆,各地酒店暂时关闭,对行业形成巨大冲击,即便到3月初酒店业大部分重启,但入住率仍然很低。

一边是没有进账,一边是大量欠款。虽然OYO在2月发布财报时表示,中国及其他国际市场仍处于开发及投资阶段,但如今恐怕也不得不考虑战略撤退。

2月中旬,OYO中国公司CXO级别高管中,唯一拥有酒店管理背景的首席运营官施振康离职。另据陆垚了解,目前仍在OYO的高管已经在和印度方面谈期权置换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