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时期的剧集市场: 叫座不叫好

- 编辑:admin -

疫情时期的剧集市场: 叫座不叫好

少了新鲜血液的输入,却让一批积压剧看到了播出的希望。尤其是年初《锦衣之下》的热映,为积压剧树立了一个绝佳范本。上映于2019年12月底的《锦衣之下》早在2018年1月就已杀青,积压近两年后,竟持续霸榜。据云合数据,《锦衣之下》在今年2月的市场占有率超过10%,位列第一,月前台点击量将近10亿。

自各影视拍摄基地宣布因疫情暂停剧组拍摄至今,已是一个半月。生产端按下暂停键,一季度的电视剧市场也就此大幅减产。据横店影视城公开信息,停工前一周还在横店拍摄的剧组就有31个。

少了新鲜血液的输入,却让一批积压剧看到了播出的希望。尤其是年初《锦衣之下》的热映,为积压剧树立了一个绝佳范本。上映于2019年12月底的《锦衣之下》早在2018年1月就已杀青,积压近两年后,竟持续霸榜。据云合数据,《锦衣之下》在今年2月的市场占有率超过10%,位列第一,月前台点击量将近10亿。

然而,《锦衣之下》的成功也许只是个例。经历时间的推移,本就受外部环境制约或制作品质质疑的积压剧,依旧面临着市场严苛的审判。能否抓住“宅娱乐”时期的市场机会,不仅要看机遇,更要看剧集本身是否能经受“时间差”的考验。

积压剧的内忧外患

综合以往的播出情况,积压剧并未出现多少成功的例子。

积压了3年才播出的《重耳传奇》,平均每集播放量在300万上下,豆瓣评分仅2.5分;同样等待近3年才播出的《遇见爱情的利先生》,也仅获得3.7分的豆瓣评分。2019年上线的积压剧中,超过半数的剧集未过及格线。观众对剧集的质疑主要集中在剧情设置和拍摄制作上,作品自身的缺陷并不会随着积压的时间而改变。

除了“内伤”,积压剧往往还遭遇了政策限制、市场挤压等“外伤”。

“限古令”则大幅减少了卫视黄金档的播出份额,2019年底曾有视频平台相关人士表示,自2019年12月起,古装、玄幻等类型的影视剧每个平台每月限上线一部。记者通过计算国家广电总局电视剧电子政务平台的电视剧备案公示信息,发现2018年平均每月备案拍摄的古代题材电视剧为14.75部,约占每月总备案数的15%。

此外,主要演员出现负面新闻、敏感题材加大审查等不确定因素,也会让剧集的排播出现“意外”。

影视公司的财务状况也难免被积压剧拖累。

欢瑞世纪(000892.SZ)有约7部杀青一年以上仍未播出的积压剧,在2019年度业绩预告中,欢瑞世纪预告亏损4亿~6亿元,并表示由于播出环境变化等因素的影响,预计存货价值减少使得净利润降低2.69亿元。面对投资者对未播剧集的关注,欢瑞世纪近日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将积极推进已销售项目的排播。

对于未来的剧集生产,欢瑞世纪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司更加注重剧集创作环节,尤其是剧本的打磨,对于项目开机也会进行更加系统化的评估,在原有题材优势的基础上,打造系列化的内容,强化品牌优势,降低项目积压的风险。

受演员负面新闻影响而迟迟未能播出的《巴清传》已导致唐德影视(300426.SZ)持续两年亏损,2018年的年报显示,公司对该剧确认的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减值损失,导致公司利润总额减少约5亿元。该剧持续影响了唐德影视2019年的业绩,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营业总收入-3.2亿元,主要由于《巴清传》项目营业收入冲回,而本期其他业务确认的收入金额不足以抵消该项目营业收入冲回的影响。

除了“内外交加”的担忧,丰富的新剧存量也挤压着积压剧的生存空间。据统计,2017~2019年已取得发行许可证但未播出剧目有298部,其中2019年过审未播的剧目有148部,与2017年~2018年已过审至今未播出的150部数量相当。2019年内开机的剧目有290部。一年内的新剧数量可观,必然会抢夺卫视或平台对积压剧的注意。

在视频网站担任市场研究工作的汪逸(化名)告诉记者,在她看来,平台购买积压剧的可能性较低。“因为有一些在播的剧还是两年前买下的,前几年古装剧大热,平台也买了很多,这部分都还在等着播出。已经买下的大概率是大剧,出于成本的角度是一定会安排播出的,所以现在不太会去买几年前的剧,前两年买下的剧还在消耗中。”此外,审美习惯的改变也使积压剧变得“过时”,“很多老剧在内容调性和制作上,都已经跟不上现在用户的需求了,风尚变得特别快,用户也被精良的制作拉高了审美底线,老剧比较难迎合新一代观众的口味。”

与此同时,平台也在积极制作自制剧,以掌握更大的话语权。“平台都在深入内容上游,比如会做一些甜宠剧、校园剧,制作周期比较短,内容也安全,平台的自主排播也比较灵活。毕竟平台希望掌握主动权,所以会越来越偏向内容自制。”汪逸说。

2月下旬,各影视基地开始开展复工准备,积压剧因疫情而获得的释放空间进一步缩小。

收视爆表,品质却不及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