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蹦迪火了一个月 但音乐人和平台谁更受益?

“生活惨淡”——最近,独立音乐人桃金娘这样形容自己的状态。受疫情影响,音乐人的演出计划被完全打乱,桃金娘成为了众多暂时失业的音乐人之一。

遇到同样困境的还有李巧巧。大学期间,他和朋友一起组了黑屋乐队,李巧巧是主唱兼主理人。乐队在前两年开始发展了起来,2019年,他们去了八个城市巡演。而突如其来的疫情中断了上半年的工作,李巧巧只能宅在家里。

受合作过的音乐公司街声邀请,2月27日,李巧巧在抖音做了一场直播。直播之前,平台对参与的音乐人进行了培训,告诉他们如何调动气氛、直播的时候可以聊哪些内容等。除此之外,平台还交代了收益问题:抽成之后,音乐人可以拿到第一次直播50%的收入(来自于观众打赏),后续再逐步进行调整。

图片来源:街声官方微博

图片来源:街声官方微博  

这是李巧巧第一次做直播,一开始,直播间右上角的在线人数是80多个,后来增长到了100多人,和乐队做一场巡演卖出的门票数差不多。按理说,直播打破了地域的限制,但这个数字却没有体现出直播的优势。

李巧巧的收入大部分来自于线下演出,版权收入占比很小。他告诉界面新闻,专场演出一张门票大约80元,乐队拿七成,总共有超过5000的收入。而这场直播他获得的收入总共150元,和线下演出相比微乎其微。

不过,李巧巧本来也没指望通过直播赚到钱。在他看来,做这场直播最大的意义是交流,从屏幕上能清楚地看到乐迷的反馈。桃金娘也认为,直播的收入完全看流量,而独立音乐在这种状态下不占优势,线上演出挣不了什么钱。

这段时间,和李巧巧一样尝试直播的音乐人不在少数,也有越来越多的平台开始支持线上演出。作为首个试水的平台,B站于1月31日就上线了“卧室POGO线上云音乐节”,之后又联合摩登天空发起“宅草莓”活动;接着,抖音、快手纷纷入场,网易云音乐和唱吧也在继续推出直播活动。

线上演出似乎也人气可观。B站数据显示,在“宅草莓”五天的直播里,累计超过100万人观看了直播,单日最高在线人数达49万。“宅草莓”之后,大批音乐人入驻B站。2月24日,新裤子乐队宣布正式入驻B站,发布的第一支视频目前获得了30多万的播放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