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品牌涉“污”,“轻资产”模式受质疑

- 编辑:admin -

时尚品牌涉“污”,“轻资产”模式受质疑

  半个多月来,王晶晶并未因为马军的获奖而减轻忧虑。

  王晶晶是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下称IPE)副主任,马军则是IPE主任,后者因为十多年来致力于环保工作而在2012年4月16日荣获戈德曼环境保护奖。

  但即便IPE属于国内外影响力较大的环保NGO组织之一,其于4月9日联合国内4家环保机构发布的《为时尚清污 绿色选择 纺织品牌在华供应链调研报告》(下称《报告》)反馈亦难如人意。

  《报告》称,包括阿迪达斯、耐克、H&M、ZARA等48家时尚品牌在内,其供应链均存在超标排放污水等“不端”行为;但截至4月24日,仅有23家企业“回复收到和了解背景”。显然,众多品牌商尚未认识到《报告》显示其供应链“涉污”的严重性。

  事实上,随着各级环保组织信息公开程度的不断深入,诸多时尚品牌商如何管理好供应链,确保其一级供应商甚至是二级主要原材料供应商环境治理合规,已成为清除其品牌传播潜在风险的难点和重点。

  时尚之“污”

  沙田丽海并未像其自己标榜的那般“低碳制造”,而环保部门的监管数据也意味着:与该企业合作的cottoninc、cottonusa、lycra、outlast、lenzing、unifi-inc、supimacotton、creora等品牌对供应链监管失职。

  作为全球针织面料的领导生产厂商,福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0420.HK,下称“福田实业”)似乎很难让人将其与排放超标污水相关联。

  福田实业官网及上市公告信息均显示,2012年1月,该公司刚刚被香港工业总会及恒生银行授予“恒生珠三角环保大奖2010/11绿色奖章”及“3年+参与”奖章;其子公司东莞沙田丽海印染有限公司(下称“沙田丽海”)在2011年世界自然基金会低碳制造计划中,由2010年“可认证”标签被大幅提升至“黄金”评级,以表明沙田丽海“在2011年内已实行低碳制造计划”,减少碳排放,建立起了温室气体排放管理系统并在制造过程及运营中遵循能源最佳守则。

  来自《报告》的数据称,尽管沙田丽海以2.3亿美元营业额,名列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2010年中国面料出口企业排名”第五位,但IPE的污染地图数据库收录了该企业多条不良记录。

  2009年4月,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发布的2008年广东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显示,沙田丽海工业废水入海排污口废水水质超过《广东省水污染物排放标准》(DB4426-2001)的许可标准。一年后的2010年4月,沙田丽海再次“中招”,其污水排放仍然超标。

  不仅如此,东莞市环保信访情况公示(周报)2010年7月23日的数据显示:该公司“按要求需如期淘汰的5台功率为1000KW的燃柴油发电机仍未拆除;未经环保审批设置的6台(3台7MW、1台4.6MW、2台3MW已停用)燃煤导热油炉已配套麻石除尘处理设施,但设施未经环保部门验收”。

  2011年4月12日,广东省环境保护厅关于2010年广东省重点污染源环境保护信用评级结果显示,该企业为环保严管企业(红牌),而直至2011年12月5日,广东环保厅才发文称沙田丽海“基本符合有关环境管理要求”,取消其红牌标识。

  显然,2011年至少4个月内,沙田丽海并未像其自己标榜的那般“低碳制造”,而环保部门的监管数据也意味着,与该企业合作的cottoninc、cottonusa、lycra、outlast、lenzing、unifi-inc、supimacotton、creora等品牌对供应链监管失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