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之变

- 编辑:admin -

日产之变

本报记者 尹丽梅 陈燕南 周丽敏 北京报道

风雨飘摇中,日产汽车又迎来了新的挑战。12月24日,已经在日产工作三十年的关润(Jun Seki)仅上任副首席运营官25天就宣布辞职另寻他家。作为肩扛复兴大任的第三号关键人物,关润辞职之时公开表示:“我深爱日产,但很抱歉没有完成公司的业绩复苏工作。”

对于上述情况,日产汽车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现任日产汽车执行官兼副首席运营官的关润已经通知公司,他决定辞职并离开日产。尽管从2019年12月1日起,日产汽车已在代表执行官、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内田诚的领导下开始了新的管理层工作,但公司已决定接受关润辞职的意愿。 ”

这一年,日产汽车动荡不安。原CEO卷入贪污风波、全球销量下滑、股价下跌。“去戈恩化”以及“复兴计划”成为日产汽车最常见的字眼,为此,日产汽车还建立了CEO内田诚、COO关润、COO阿西瓦尼·古普塔“三权分立”的制度,然而关润的出走意味着日产汽车的复兴计划受到了阻碍。

闪电辞职

日产汽车高层人事调整再现变数。12月24日,据路透社消息,日产汽车现任副首席运营官(COO)关润(Jun Seki)宣布辞职,并将于2020年1月入职日本电产株式会社,担任总裁一职。值得一提的是,关润2019年12月1日才正式出任日产汽车副首席运营官职务,而今不足一个月关润即宣布辞职。

关润辞职原因引发外界猜测。业内有报道称,同内田诚(Makoto Uchida)一样,关润此前也曾是日产汽车CEO的有力竞争者,但这一职位最终由内田诚担任。“关润辞职或与竞选CEO职位失败有关,竞选期间,内田诚与关润的呼声最高,但最终关润成为日产汽车三把手。”一位长期跟踪日产汽车的业内资深媒体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同时有媒体透露,今年4月份有猎头向关润抛出“橄榄枝”,10月8日日产任命通知公布后,猎头再次与关润接触,最终其接受了电产株式会社的邀请。

12月25日上午,本报记者就关润辞职原因以及副首席运营官一职将由谁接任等相关问题,采访日产汽车相关负责人,其未作出正面回应,仅表示:“现任日产汽车执行官兼副首席运营官的关润已经通知公司,他决定辞职并离开日产。尽管从2019年12月1日起,日产汽车已在代表执行官、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内田诚的领导下开始了新的管理层工作,但公司已决定接受关润辞职的意愿。”

公开资料显示,关润加入日产汽车已有30余年时间,从一位驱动生产技术本部的主管做起,2001年作为管理层派驻北美。2012年升任CVP,负责亚洲事业和相关公司管理工作。自2013年4月派驻中国任东风有限董事兼副总裁,负责商品和EV业务,从2014年初开始担任东风有限总裁。2018年3月,升任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高级副总裁,负责生产工艺与流程管理。

“我深爱日产,但很抱歉没有完成公司的业绩复苏工作,我今年已经58岁了,这次机会我真的无法拒绝,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领导一家公司的机会。”关于辞职,关润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

风波不断

近两年,日产汽车风波不断,自2018年11月前日产汽车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被捕,日产汽车深陷困境。2019年下半年以来,为恢复业绩,日产汽车开启战略转型及高层人事调整。2019年10月,日产汽车任命内田诚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与首席运营官阿西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以及副首席运营官关润组成日产汽车全新管理团队。

日产汽车希望通过更换管理层,实现其2019年4月提出的复兴计划,提高管理的透明度,力争在2020年3月之前实现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