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者”理想汽车的前进焦虑

- 编辑:admin -

“后来者”理想汽车的前进焦虑

本报记者 陈燕南 童海华 北京报道

“2019年第四季度交付”的承诺得以兑现。12月2日理想汽车官方发布消息,首批理想ONE2020款下线。

理想汽车创始人及CEO李想在微博上发表了一张照片、一句话和一个流泪的表情。这句话是——2015年7月~2019年12月,四年零五个月。照片上几十辆理想ONE静静地躺在拖车机器上,等待着从常州基地发运,汽车尾灯闪烁着的红色光芒划破了黑夜,映衬出拖车机器旁醒目的四个大字,“筑梦远航”。12月10日,理想汽车正式交付到首批上海车主的手中。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交付之后理想汽车并不顺利,银行贷款“暴雷”、连续被曝出三起质量问题引起舆论大波。纵观理想汽车的发展路径,项目流产、交付延迟等状况频发,导致其与其他车企相比,节奏稍显缓慢。

随着2020年即将到来,外资品牌特斯拉即将在上海生产,传统品牌频频发力电动化华丽登场,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蔚来已经上市,对于理想这家仅成立4年的车企来说,交付还只是个起点。

质量遭疑

12月16日上午,一位理想汽车用户在从杭州交付中心提车后驶入高速公路,行驶当中出现解除自适应巡航功能后,踩踏加速踏板车辆无法提速的情况。

随后,理想汽车发布声明称:“经过我们后台和现场诊断,已经确认为车辆的物流模式在交付用户前没有完成解除,车辆自身没有任何质量问题。”

当日,李想也就此事公开致歉。“PDI(出厂前检查)流程太不严谨,是我们自己太蠢了,让用户担惊受怕了。”李想还表示,这不是具体某个员工的问题,而是PDI流程设计只有执行环节,没有确认环节,车辆状态也没在仪表上显示。理想汽车将采取改正措施:PDI后,几个模式变换后的系统都要确认是否成功;物流模式下,会在仪表屏上显示状态。

就在5天前,一位理想汽车用户的车辆仪表屏出现“排放系统故障”报警。随后,理想汽车售后服务人员现场通过零件检测,最终确认为空调系统三通阀自身诊断机制导致的误报警。同时,售后服务人员还发现个别车辆会出现驻车系统、车身稳定系统等故障的误报。而近日又有一位理想车主爆料称自己新提的理想ONE仪表显示动力电池故障。

对此,资深汽车行业研究员梁木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造车新势力太年轻,积累的经验远不能及传统车企。而汽车是一个需要长期品牌运营的产品,品牌需要时间去构建,特斯拉成立10多年还算是“新兵”。所以价格较高的产品,不可能依靠一两款产品就能迅速占领市场。

贷款中断

理想从最初的构想到量产交付可谓一波三折。李想自2015年从汽车之家出走之后,投资了李斌的蔚来汽车,之后便在2015年创建了车和家,在2019年才将公司名称改为现在的“理想汽车”。

在2015年公司成立伊始,理想汽车押宝低速电动车SEV。然而3年之后,低速电动汽车迎来全国性的大整治,2018年工信部等6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其中严禁新增低速电动车产能。无奈之下,理想汽车只能踩下“急刹车”,2018年3月,李想宣布取消SEV生产计划,并宣称将SEV生产线改造成SUV。

一边进行生产线的改造,一边积极解决造车资质,2018年12月,理想汽车通过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以6.5亿元100%收购了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因此理想汽车也直接获得了造车资质。

一半是海洋一半是火焰。本以为准生证在握,一切准备就绪,只待量产冲刺。但令理想汽车没想到的是,一桩又一桩的合同纠纷开始找上门来。天眼查显示,理想汽车先后被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等23家公司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