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涉黑案下的“莆田系”:超8成由东庄镇人操盘

全国各地多起医疗行业涉黑案,均指向“莆田系”。在此次扫黑行动中,至少有12家莆田系医院被查处,116人被抓获。

位于礼泉半岛的福建省莆田市东庄镇,是多年颇受争议的“莆田系”发源地。中国1.13万家民营医院,超过8成由东庄镇人操盘。

扫黑风暴的中心,东庄镇“莆田系”如何应对倒闭潮?

多起扫黑案

2018年3月,广东省深圳警方破获了一起莆田系民营医院强迫交易、诈骗案:一位女士到深圳惠爱门诊部看病后,被诱导接受高价微创治疗,并被滞留在二楼观察室,院方要其凑够医疗费用后再进行医治。龙华公安分局接到报警后,将投资人陈某飞等6人抓获。

这是公开报道中的莆田系医院涉黑第一案。随后,福建厦门、甘肃临夏、宁夏银川、贵州遵义等5省市破获多起莆田系民营医院涉黑涉恶案件,至少12家莆田系医院被查处,至少116人被警方抓获。

多地动作有深刻背景。2019年3月,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医保局、国家药监局等八部门开展为期1年的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同时印发《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方案》,将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执业行为、严厉打击医疗骗保行为、严肃查处发布违法医疗广告和虚假信息的行为、坚决查处不规范收费、乱收费、诱导消费和过度诊疗行为列为工作重点。

这一年,深圳市龙华区又先后查处了6个涉恶医疗案件,共刑拘106人,逮捕56人。深圳《宝安日报》于2019年9月报道称,要“全面清除莆田系毒瘤”。

莆田系发源地为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东庄镇。东庄镇常住人口不足5万人,位于礼泉半岛。

58岁的东庄镇人陈德良被当地医疗从业者奉为“开山祖师爷”“教父”。他告诉界面新闻,东庄镇1980年代初,他凭一剂治疗皮肤病的偏方跑江湖,月入过万。众亲友、族人、同村村民拜陈德良为师,学习杂耍和皮肤病偏方,游走全国表演推销。

陈德良的众多门徒中,詹、林、陈、黄四家实力最为雄厚,被称为莆田系四大家族。四大家族以詹氏詹国团为代表,他于1985年首创了承包公立医院科室的业务模式,专攻皮肤科、妇科,使莆田系摆脱了在电线杆贴性病和皮肤病小广告、在酒店包房坐诊、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路线,并迅速被东庄镇同行所效仿。詹国团则被称为莆田系“带头大哥”、“帮主”。

1990年代,莆田系正在全国复制詹国团承包公立医院科室的模式,他们以宗亲血缘为纽带,师傅带徒弟,师徒、宗亲、姻亲、同村之间相互投资交叉持股,东庄镇人奔赴全国承包科室,甚至承包整个医院。

莆田系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是在1998年。此时,打假人王海正在调查一种名为“淋必治”的假药,追踪到几家民营医院。后来王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他发现这些顶着正规名头的民营医院存在共同特点:把没病说成有病,把小病说成大病,最终目的是让患者付出数倍甚至十倍于公立医院的价格治病,而这些医院的投资人都来自莆田市东庄镇。

在媒体和公众密集聚焦下,卫生部发文,要求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整改,取缔各地游医机构。“帮主”詹国团于1999年避走海外。2003年回国后,詹在浙江嘉兴开办新安国际医院,于2009年对外营业,是商务部、卫生部批准设立的首家民营综合性国际医院,为三级甲等医院。

但转型做高端正规化医院的莆田系仍是少数。东庄镇人林勤宗告诉界面新闻,多数莆田系开始集中资源自建专科医院,部分资金雄厚的东庄镇人开始自建综合性医院,但和詹国团走正规化、专业化的路子不同,他们延续了虚构、夸大病情的原始盈利方式。

2006年前后,林勤宗在长江三角洲地区打工,应聘进入一家莆田系医院做后勤,“老板就是东庄镇的,他告诉我,我们是老乡,是自己人,后勤管理的关键岗位永远只给自己人做。”

在这家医院,会计等重要岗位是清一色的莆田人。林勤宗的月工资只有2000元。为预防他跳槽,老板承诺一年后赠送给他0.5%的股份,第三年又涨到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