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汽集团:再造“商用”板块

- 编辑:admin -

上汽集团:再造“商用”板块

  中国西部鼎足而立的三座大城市,再次在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上汽集团”)能够花落自家庭院的问题上,缠斗不已。

  “从体量看,西安市是国内西部地区汽车制造业基础最雄厚、技术人才最强大、市场容量也最广阔的区域,即便放眼全国,除了武汉与西安体量相当,很难再找出来第二个在重型汽车装备制造业与西安棋逢对手的城市。”陕西省驻上海办事处主任高立儒在第16届中国东西部合作与投资贸易洽谈会上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陕西对引入上汽集团志在必得,且已经由省政府高级别官员与上海市政府进行过多次官方对接。

  几乎同时,上汽集团也在将选址的视角延伸向成都和重庆。

  “我们需要理解上汽集团的良苦用心,包括潜在市场、税收优惠等多个方面,上汽有必要货比三家。”上海市政府驻西安办事处陈惠忠坦言政府层面的对接并不代表企业最终选择,但他认为,上汽集团(上汽大众)早先已经西进在新疆,打造“西北汽车制造和组装基地”,进而填补了乘用车生产在西北区域的空白。接下来,如果再次西进,上汽集团很可能将真正试水建造重型车辆生产基地。

  西进阳谋

  “中国未来最大的经济增长点一定是在西部,对上汽集团而言,西进自然意义重大。”在陈惠忠看来,上汽西进是一个公开秘密,无论如何,已然在发展自主品牌商用载重车领域处于不利位势的上汽集团,不能坐视西部市场落入他人囊中。

  陈惠忠表示,上海市政府非常支持上汽集团走出去建基地,比如在之前的新疆伊犁项目上,沪疆两地政府高官也曾进行过多次密切接触。

  从产业布局看,有着60多年发展历史的上汽集团,除在上海当地发展外,柳州、重庆、烟台、沈阳乃至新疆伊犁等地建立了自己的生产基地,且拥有韩国通用大宇10%的股份;在美国、欧洲、中国香港、日本和韩国均设有海外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汽车企业集团,销售收入连续5年入选财富杂志世界500强,目前排名第359位。

  但真正进入大西北,却是2009年才正式开始。是年11月,上汽宣布,在伊犁建造面向整个中亚市场的出口基地。上汽给出的理由是,伊犁作为连接霍尔果斯、都拉塔、木扎尔特口岸的中心城市,也是中国西部最大的沿边开放城市,而上汽驻足伊犁,有利于进一步借助霍尔果斯口岸和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进而顺利打通联结中亚——东欧——中国内陆沿海的重要经济枢纽和主要通道。

  另一方面,上汽集团选择的合作伙伴——新疆伊犁金帝企业集团在当地也是大名鼎鼎。据了解,后者虽为民营企业,但旗下不仅有汽车改装厂、组装厂,也是西北地区唯一具有汽车(包括轿车)生产能力的大型企业,销售市场更是遍布天山南北。

  不过,上汽瞄准中亚之余,在西北内陆市场,却一直是郁郁寡欢。

  这一渊源要从1997年说起。一位曾参与了当年商业谈判、目前仍在推进力争上汽集团落地陕西境内的当地官方人士回忆说,“1997年,上汽集团借力上海市政府,一度与陕西省政府谈定了整合陕西秦川汽车厂,并最终形成年产最少10万辆桑塔纳系列轿车的商业计划。但最终,上汽集团围绕土地使用、税收政策等核心问题不断向陕西省政府要价,导致这一姻缘无奈中止。”他不无感叹地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因为上汽集团的高姿态要价,最终促成了比亚迪这一后起之秀落户陕西。

  该人士坦陈,1997年的合作中止之后,陕西省政府层面也在展开反思。“比亚迪借力秦川汽车厂起步于陕西,但最终它的总部搬到了深圳,等于不再是陕西省的自有品牌。”他表示,政府一方面考虑必须改变“既求所有,又求所在”的招商模式,另一方面,也决定再次积极引入上汽入陕,展开更深层次合作。

  他透露,陕西在引入上汽集团方面,遇到的最大压力来自于四川省。目前,四川已初步形成了“一带、一区、六园”的发展格局。以成都为中心,绵阳、南充、资阳相连的环形汽车制造产业带。

  资料显示,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已经汇聚了一汽-大众、一汽丰田、川汽集团等5家整车企业以及一大批配套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正在建设成为千亿级中国西部重要的汽车产业制造基地。华晨汽车在绵阳、一汽-大众和吉利汽车在龙泉、中国重汽在青白江、东风汽车在南充正加紧建设南方或西南生产制造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