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能化工非法集资案再调查

- 编辑:admin -

齐能化工非法集资案再调查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刘潮山家族是山东豪门之一,旗下资产涉足炼油、化妆品连锁、超市、房地产等多个产业。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2011年8月,鲜为媒体曝光的家族灵魂人物刘潮山去世,但这并未影响刘氏家族的整体运营,其大儿子刘迪随后走马上任,全面接手了家族旗下各路资产的管理大权。

  然而,转折出现在2011年12月11日,下午三时左右,正在青岛总公司与部分投资者召开股东会议的刘迪被破门而入的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的警员抓捕。东昌府分局经侦大队相关负责人也对媒体表示,刘迪被捕的罪名为涉嫌非法集资。

  截至目前,“刘迪案”仍存有诸多疑团,此前,媒体针对该案件的报道也均倾向于齐能化工的集资渠道。但本报记者深入济南、青岛、淄博等地多方调查发现,这起事件的涉案金额要比公开报道的数额要大。

  更为重要的是,就案件本身而言,其背后所隐藏的动机、利益关联方的博弈等因素也极为复杂。

  本报记者获取了多份独家材料,以及数十位投资人提供的相关线索,对其进行梳理后,“刘迪案”以及齐能化工崩盘的详尽脉络也相继浮现。

  在过去的5年内,齐能化工以青岛为大本营,先后在淄博、潍坊、聊城、大庆等多个省内外城市设立分公司,吸收民间资金以推进家族旗下各个产业的扩张。

  多位曾前往齐能化工总部考察过的投资者向本报记者表示,截至案发,齐能化工在全国范围内的投资者人数总计达上万人,而吸收的民间资金总额也远超过此前媒体报道的30亿元人民币。

  并非空壳公司

  此前的舆论指向中,齐能化工被描绘成一家“旗下并无实体企业”“集资手段类似传销”空手套白狼的皮包公司。

  针对这类质疑,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诸多投资者则坦承,虽然在融资方式上齐能化工存在“打擦边球”的嫌疑,但公司本身并非皮包公司,旗下投资的项目也皆为真金白银。

  来自齐能化工官方网站的资料显示,旗下资产包括数千家化妆品连锁加盟店、数百家加油站和7处油品加工基地。而对于这些资产是否属实,数名对齐能化工进行过考察的投资人表示,“绣购(齐能化工旗下化妆品连锁加盟店品牌)店面的总数并不清楚,其他的基本属实。”

  事实上,在刘迪被捕之前,齐能化工是青岛的一家明星企业,当地多家主流媒体都曾对齐能化工进行过报道,并被青岛市政府评为优秀民营企业,刘迪本人也被赋予了“青岛十佳杰出青年”的殊荣。

  本报记者前往齐能化工位于聊城市阳谷县、冠县的炼油厂调查发现,位于阳谷的炼油厂已经被当地法院查封,冠县的炼油厂也被法院进行了资产保全。当地知情人士介绍,冠县的炼油厂在案发前已经投产。目前,投资人以追回投资款名义强行霸占该炼厂的争夺战也正值白热化,本报将在后期对此进行进一步报道。

  疑点重重

  齐能化工的顷刻崩盘背后似乎还隐藏着重重疑点,截至目前,涉及该案件的诸多核心问题也同样未能公布于众。

  而围绕这起案件的众多疑问当中,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的角色则异常重要。齐能化工的总部位于青岛,并在山东境内,及全国其他多个地区设有分公司或办事处,而就在东昌府分局将刘迪及公司核心高管羁押在案,并对聊城分公司进行查封时,包括青岛、淄博等地的公安局却并未对齐能化工在当地的分公司处以相同手段。

  事实上,本报记者在聊城市多方调查获悉,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在该案件对外宣布的诸多环节也同样存有疑问。

  本报记者了解到,在刘迪被捕后,东昌府分局经侦大队相关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曾透露,早在2011年9月就已经接到了齐能化工非法集资的举报,但值得注意的是,其对外宣布的对刘迪抓捕的时间则已是在2011年12月11日,且抓捕细节也与事实存在出入。

  “这个案子远非外界想象的那么简单。”一名曾就职于机关单位的退休人士如此说道。但本报记者在调查中也同时发现,齐能化工的内部也存在诸多疑点,其集资方式极不规范,且公司高管之间的裙带关系也极其明显,本报将对此进行跟踪报道。

【编辑 尚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