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危局:一封辞职信引发的金融“地震”

- 编辑:admin -

高盛危局:一封辞职信引发的金融“地震”

  编者的话/

  一个人、一封信,对拥有3万员工、143年历史的当今华尔街第一大投行,能奈之何?

  高盛前员工格雷格·史密斯对于“唯利是图的有毒文化”公开指责不久后的几小时,高盛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费恩(Lloyd C. Blankfein)、首席运行官盖瑞·柯恩(Gary D. Cohn)紧急危机公关,给员工的邮件中对此强硬回击和坚决否认。自金融危机以来,高盛等投行已经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不胜其烦了。

  不仅“客户导向”的文化渐行渐远,高盛已经不止一次站在道德的审判席上了,外媒评论指出,高盛迟早会为其长期的“道德危机”买单。在最后一根稻草到来之前,我们发现正是高盛公司制度的蜕变造就了今天的一切。

  公司研究

  寡头高盛:道德终结者

  作为高盛前执行董事的史密斯,把自己老东家的丑闻全盘托出,无疑是“勇敢”的。

  在3月轰动华尔街的《我为什么离开高盛?》这封公开辞职信中,史密斯历数高盛对待客户的几宗罪,其中不乏“围猎大象”、“挖出眼球”等让人触目惊心的比喻,直指高盛“有毒且破坏性的”文化已与其一直宣称的“客户利益至上”大相径庭。

  曾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履职的乔治敦大学法学教授罗素·史蒂文森(Russ Stevenson )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仅仅只是史密斯的文化和道德指责,并不太可能引发SEC对高盛的进一步调查。”

  金融炸弹制造者

  高盛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和首席运营官盖瑞·柯恩(Gary Cohn)在《我为什么离开高盛?》这封辞职信公开数小时之后即予以了回应,在一封发给全员的邮件中称,“有个别人不满现状并不奇怪,但这个论调并不能代表3万名员工的一致想法,”并重申高盛“以客户为目标导向”的文化。

  高盛曾经用行动证明了“客户守护者”的理念,在国际投行纷纷以“恶意收购”来竞争市场时,高盛打出“反收购顾问”的旗帜,帮助那些处于弱势的被收购公司请来友好竞价者参与竞价,狙击恶意收购。

  不过现在高盛在人们眼中已不仅仅是“客户守护者”这么单纯,史密斯事件已经不是高盛第一次站在道德的审判席上,所谓的“客户利益至上”的原则早已被美国媒体认为“外强中干”。

  远的不说,2010年的“托尔事件”已经让高盛的“道德”问题也成为质疑的焦点。

  时任高盛集团副总裁的Tourre(托尔)在给女朋友的信件中,自信满满,自比为华尔街的骑士,不过,即便是超棒的骑士,他对其所销售的产品也是深感不安。

  “这些参与设计的‘科学怪人’,没有实际依据,没人知道如何定价,却可能侵蚀投资者的资金。”并以“促进市场流动性”的说法来安慰自己“不要太有罪恶感”。

  很不幸,“情书”成了SEC指责高盛“客户欺诈”的证据。在此之前,SEC已经对高盛“客户欺诈”进行了长达18个月的调查,SEC方面表示,超过1000页的电子邮件和高盛内部资料显示高盛在200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面临崩溃之际,一面极力向客户推销房屋抵押贷款债券(MBS),一面暗地里做空这些债券从中牟取暴利。在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国会听证会上,参议员曾多次引用信中内容,证明“高盛在明知产品风险的情况下将其卖给投资者”。

  在稍后SEC的“市场违规进行裸卖空行为”的指控中,高盛接受了控告并缴纳45万美元罚金;并在两个月后,就听证会中所辩论的“欺诈事件”与SEC达成和解,交出5.5亿美元的罚金——这也是迄今为止SEC对一家华尔街公司开出的最高罚单,但这罚金不过就是高盛2009年净收入的5%。

  这个结果多少有点出乎意料,违背了高盛一贯的强硬风格,有评论指出,高盛也是借花献佛,缓和与监管层的关系。

  但是道德缺失并不能使高盛遭受法律惩罚,即便在2010年的听证会中,议员们的言辞犀利也无法掩饰监管层对高盛的无可奈何。作为高盛首批衍生品行家之一的高盛前合伙人伊曼纽尔·德曼(Emanuel Derman)就在其博客中评论SEC的做法是“试图通过界定非法,来治疗不道德的行为”。

  同样的监管尴尬也适用于“史密斯事件”,“史密斯的指责更多是文化和态度层面,而没有具体的不合法的事实或者行为来支撑,尽管很明显他所抱怨的文化变迁加大了不合法行为产生的风险,”曾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履职的乔治敦大学法学教授罗素·史蒂文森(Russ Stevenson)说,“但是同样明显的是,SEC没有权力调查或者规定企业的文化或者是企业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