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控房价非首要目标 房产税扩围须先锁定目标

  在北京、广东、深圳等试点城市被一一否决后,围绕房产税第二批试点“实证路径”的探索炙手可热。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房产税在今年扩围的信号已经发出,财政部信息显示,2012年税收预算收入为53094亿元,比去年增加9.2%,其中增值税、消费税和房产税成为新的税收增长点。房产税的扩围已毋庸置疑。

  预期效果

  事实上,去年申报试点房产税的城市远不止上海和重庆,然而最后却花落上海和重庆。

  “一方面是这两个地方政府主动申请积极性大,而且前提条件是试点的一些准备工作,比如住房信息联网、地税部门公开等做的比较完善,和中央相关部门协调意见达成一致,另一方面从全国范围考虑,4个直辖市中,试点占去2个,一个在东部,一个在西部,而且两地市场化的情况不一样,这样的试点效果可以为后期推广提供经验。”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珏林如是说道。

  然而,对于市场化完全不同的两个城市,在实施细则上也推出了特色地方版。其中“上海版”针对新增一般房地产,按照人均面积60平方米做起征点考虑,税基按应税住房市场交易价格的70%计算缴纳,税率分为0.4%和0.6%两档。“重庆版”则偏重对高档房、别墅的征收,并增加了对存量高端商品房均征收房产税,税率分0.5%、1%和1.2%三档。

  值得注意的是,在抑制房价过快增长这样一个特定时间节点推出的房产税,在实施一年后,上海、重庆两地公布了税收征收情况。

  从公布的数据来看,2011年上海房产税为22.1亿元,完成预算的110.5%;而截至2011年11月30日,重庆市主城区房产税应税高档商品住房共8563套,实收税金超过9000万元。

  那么这样的一个实际征收效果是否达到了预期目标呢?王珏林认为,是否达到预期要和最初的方案结合起来,“从目前来看,该收的税已经收上来了,所以预期的效果也是实现了。”但王珏林强调,之所以出现争议的声音,还是与人们的期望有关,“往往人们都跨越了方案的目的,期望过高。从试点来看,方案中并没有如此多其他的目的,而人们都期望能通过这个试点把房价解决了,目前来看,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在王珏林看来,房产税不能停留在试点,因为试点对整个房地产行业的住房管理不会有什么影响,只有快速推进才能调整住房资源和未来的住房分配。

  对于这样的征收效果,国务院参事、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在刘桓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上海、重庆试点房产税推出的时机与限购政策一致,“作为一种替代手段,房地产税收是一个最有效的手段”。

  调控房价效果微乎其微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室主任张斌看来,上海、重庆两个城市实施房产税对当地房价调控并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这和当初上海在房价过高因素下申报房产税的初衷相违背,而作为一种地方税,房产税调节显然没有发挥作用。

  而从试点地区的房价来看,上海通过房产税对中心区域和周边区域实行0.6%、0.4%的税率,使成交量转移到周边区域。重庆统计数据表明,前几个月的高端住房成交量下降28%,但是全年的数据显示,在房价调控方面的作用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