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发树受让云南白药股权纠纷案16日审理未果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昨天,陈发树诉云南红塔集团案正式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内审理,针对两者间云南白药22亿元股权转让纠纷一事,法院并未当庭作出宣判,将择日再度开庭。

  据人民网报道,而昨天上午,陈发树向国家烟草专卖局提交了申请,申请对中国烟草总公司关于不同意转让云南红塔所持的云南白药股权的行为进行行政复议。据了解,国家烟草专卖局已经签收了行政复议的文件,并承诺按照相关法规规定五日内回复是否受理。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该诉讼最早可追溯至2009年,当时本着“回归主业”愿望的云南红塔,做出了将其持有的6581.39万股云南白药股权转让的决定。2009年9月10日,陈发树与云南红塔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双方约定陈发树以33.54元/股的价格,购买云南红塔手中的6581.39万股(占当时总股本的12.32%),股权转让总价达22.08亿元。按照这份《股份转让协议》的约定,该协议自签订之日起生效,但须获得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同意方能实施。

  虽然合同中约定“须获得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但由于烟草总公司早在2009年就曾批复同意过云南白药股权转让,彼时,这一限制条件在陈发树看来,并不是什么高门槛。

  2009年9月16日,陈发树按照合同约定,将22.08亿元的股权转让款全部支付给红塔集团,却由此陷入了长达两年半的漫长等待。据陈发树一方介绍,其在等待云南白药的股权过户过程中曾多次与云南红塔方面沟通,但一直被对方告知“尚未收到办理股份过户所需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书面批复意见”。

  2011年12月8日,陈发树以股权转让纠纷为由,将云南红塔诉至云南省高院。2011年12月21日,云南高院受理此案。

  就在云南高院受理此案后,戏剧化的一幕发生了。

  两年来云南红塔迟迟未等到的“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书面批复意见”火速出炉。2012年1月17日,烟草总公司正式做出了批复意见,称“为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不同意本次股份转让”。

  而此前,烟草总公司在2009年1月做出的批复中,表态称“同意云南红塔转让其所持有的云南白药股权”。

  两次表态大相径庭,且从云南红塔提交的证据观察,烟草总公司2012年1月做出的批复竟然耗时27个月,800余日。

  “我们是在2012年3月15日,云南省高院组织交换证据时,才知道云南中烟早在2009年12月2日就已经向烟草总公司上报了请求批转该股权转让的书面请示,而烟草总公司直到2002年1月17日才做出批复。”李庆称。

  云南红塔方面提供给云南高院的证据显示,2009年12月2日,云南红塔的母公司云南中烟工业公司向烟草总公司上报了《云南中烟工业公司关于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协议转让所持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份的请示》,但烟草总公司一直未就该事项进行批复。

  2011年5月4日,云南中烟工业有限公司再度就云南白药股权转让事项上报烟草总公司,烟草总公司依然保持沉默。

  直至2011年12月,云南省高院受理了陈发树的诉讼,2012年1月17日,烟草总公司的批复才姗姗来迟。而这一批复距云南中烟工业有限公司2009年12月向其上报该股权转让事项,已过去了800余日。

  而在烟草总公司表态“不同意本次股权转让”后,2012年1月19日,云南红塔告知陈发树,由于未能获得国资监管机构的批准,云南红塔与陈发树间关于云南白药的股权转让合同将按约定解除,而陈发树付出两年半的22.08亿元股权转让款将被无息退回。

  《国有股东转让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明确,省级或省级以上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收到国有股东拟协议转让上市公司股份的书面报告后,应在10个工作日内出具意见。但办法中没有规定,当国企与拟受让方签订协议后,国资监督机构批复的时限。

  目前,云南省高院尚未决定是否启动司法鉴定程序。

  【编辑:尚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