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闲置问责难挡 金隅逆市拿地

- 编辑:admin -

土地闲置问责难挡 金隅逆市拿地

  11月11日,北京金隅集团子公司北京金隅大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隅大成”)和金隅嘉业开发公司(以下简称“金隅嘉业”)分别以14.73亿元、5.98亿元竞得梨园居住项目用地使用权和竞得梨园镇多功能地块使用权。

  就在三个月前,金隅嘉业被曝闲置土地8年,成为此轮整顿风暴中北京区域土地闲置时间最长的企业。实际上,《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地方国土资源部门至今还未接到“囤地黑名单”以及“禁止拿地企业名单”。

  土地闲置八年

  楼市调控并没有妨碍房地产企业拿地的步伐。11月11日,金隅大成和金隅嘉业一举击败万科、华远等13家房地产公司拿下梨园居住项目用地使用权和多功能地块使用权。根据计算,上述两块土地的楼面价格分别为10594元/平方米和8068/平方米,成为今年以来通州地区最低土地价格。

  经过金融危机的洗礼,逆市拿地已成为很多企业降低开发成本的一个法宝。然而,金隅集团的拿地行为却引来了市场质疑,就在三个月前,金隅嘉业被曝闲置土地8年未开发。

  早在9月底,国土资源部和住建部联合发文要求地方国土部门严格审查土地竞买人资格。其中一条明确规定:因政府原因土地闲置一年以上在结案和问题查处整改到位前,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必须禁止竞买人及其控股股东参加土地竞买活动。

  公开资料显示,金隅嘉业于2002年4月26日签订合同拿下永定门外宝华东里小区2#和3#住宅楼,合同约定开工时间为同年10月23日,竣工时间为2004年10月31日。然而8年过去了,该地块至今没有动工。近日,本报记者来到位于永定门外的宝华东里小区发现,该地块依然没有动工的迹象。

  对于一边土地闲置一边积极拿地,金隅集团董事局主席蒋卫平在电话中以开会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禁买令”难落实

  “没有看到禁止金隅集团拿地的文件,也就是说该企业无闲置土地等违法行为。”北京土地储备管理中心副主任叶向忠对本报记者介绍,中心出让土地时会对参加竞买企业进行预登记,并征求相关部门意见,以核实该企业是否具有资格。

  国土资源部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国土资源部还未下发“囤地黑名单”和“禁止拿地企业名单”。“地方国土资源部门没有禁止拿地企业的名单,地方政府当然也不愿意主动禁止企业参与竞买。”国土资源部内部人士说。

  金隅集团是否属于禁止拿地企业范畴?金隅嘉业副总经理何弢此前表示,该地块密度大,拆迁成本太高,属于历史遗留问题。

  北京房地产协会副会长陈国强分析说,以2004年8.31大限为分界线,之前出让的土地往往是“毛地”,会面临拆迁等复杂问题;之后基本上为“熟地”,开发进度完全取决于开发企业。言外之意,该地块闲置非企业造成的。

  公开资料显示,金隅嘉业两块闲置土地面积约为5000平方米,合同价款为2075万元,相当于地价仅为4150元/平方米,如果按普通住宅小区容积率2.5计算,楼面价格仅为1660元/平方米。记者在该地块附近发现,宝华家园、富莱茵等周边小区二手房价格均价在25000元/平方米。也就是说,相比闲置地块1660元/平米的楼面价格和刚刚拿下梨园地块近万元每平米的楼面价格,金隅嘉业应该有足够的获利空间。

  “尽管过去是毛地出让,但政府在土地出让价格上为企业留下了开发空间,这样的情况不应该属于政府原因。”陈国强表示,在国土资源部欲问责之际,一个现象就是无论是否与政府有关,开发商尽可能将土地闲置原因都推到政府头上,试图免责。“通过查处闲置土地增加供应量来解决高房价,遇到了难题,问责很可能是‘高高扬起,轻轻落下’。”陈国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