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将原产铟加工后高价卖回中国 利润接近10倍

  在经历了年初短暂的行业回暖后,目前的铟价正面临“有市无价”的尴尬。“近期铟价显现出疲弱迹象,需求也不旺,预计报价还将有小幅下滑。”天津稀有金属交易中心信息中心工作人员王先生对 《每日经济新闻》表示。

  据王先生介绍,目前铟价为现货商询价2778元~3000元/千克 (不含税),市场价格则为3100元/千克。而在今年8月份,铟价还维持在3600元/千克,短短几个月间整整下降了500元。

  事实上,产量仅为银的1%的铟一直被外界看好。按照产业分析人士的估值,铟的合理价值应在2000~3000美元/千克,也就是目前铟价的大约6倍。稀缺战略资源因何遭遇价格“尴尬”?《每日经济新闻》对此进行了调查。

  19家企业联合争夺定价权

  相关资料显示,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原生铟供应国,然而,这一垄断性资源优势却没有体现出 “中国价值”,铟资源价格长期遭受外国厂家的压制。

  7月16日,19家中国具有铟出口资质和配额的企业就MB(MetalBul-letin,英国《金属导报》周刊)的精铟报价问题发表联合声明:认为MB报道的精铟价格不能代表当前中国市场的主流价格;2010年6月中旬以来,中国厂商未曾以MB所报道的低价出货,上述企业要求MB公正地发布即时市场价格,否则将联合业内人士拒绝参照MB的报价,并拒绝向其提供任何有关信息。

  19家企业“激烈”行动背后正是中国在国际铟市场缺少话语权的具体体现。据《每日经济新闻》了解,自6月9日以来。MB对铟金属的最低报价就一直维持在520美元/千克,中国企业对此明确提出异议,认为MB报价低于市场主流价格;MB声称其报道的低价确为中国出口的不含税价格。在几次与MB沟通未果的情况下,中国企业通过公开申明的方式表明自己的立场。而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铟业分会(以下简称铟业分会)也表态称,中国是铟最主要的原产地,理应在铟的价格问题上更有话语权。

  “从6~7月份,铟业分会就MB低报中国铟价格与对方进行了一个半月的艰难磋商,最后迫使MB正视中国企业的要求,提高了报价。”铟业分会会长赵立奎表示。

  约九成小铟厂退出市场

  铟矿多伴生在有色金属硫化矿物中,特别是硫化锌矿,其次是方铅矿、氧化铅矿、锡矿等,需通过相关工艺才能提炼出铟,目前包括株冶集团、中金岭南、ST锌业、ST珠峰、罗平锌电等企业都有铟业务。方正证券铟业分析师邓新荣表示,对于株冶集团等企业来说,铟并不是主营业务,而是副产品,生产成本低,因此价格也往往不高,这也造成了铟价格一直被市场低估。

  “从根本上来说,铟市场一直处于供大于求局面,长期无序的价格战也让铟产业很受伤。”云南远洋铟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林炼焕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

  作为中国最重要的有色金属冶炼基地之一,云南省已探明的铟储量占到了全国的40%左右。以个旧地区为例,当地铟资源富集于铅、锡、锌、铜等矿中,原先精加工铟厂有乘风有色金属、云锡集团、自立矿冶厂等企业,另有十余家粗加工铟厂。

  据林炼焕介绍,由于国内在产业链延伸方面的科技投入不够,致使铟的深加工产品不能生产,国内下游行业直接消费少,精铟必须依赖出口。但是来自欧美及铟主要消费国日本的厂家需求持续低迷,加上走私现象猖獗,出口市场只能不断以低价进行竞争。

  与铟价的低迷相比,各种提取铟的原材料价格却在不断上涨,另外,环保等方面的要求日益严格,许多小铟厂被迫关闭。“整体关闭了90%,现在只剩下2家了。”林炼焕称。

  个旧市双龙贵金属实业有限公司高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提炼铟的各种辅助材料价格一直上涨,挤压了粗铟的利润空间。由于没有成熟的处理铟生产废水的方法,这些企业承受着巨大的环保压力。“国家实行节能减排之后,光环保一项就让铟厂的成本增加了20%。”

  压力不止于此,2007年6月18日开始,我国对铟出口实行许可证和配额管理,并征收15%的关税。而在此前,出口铟可以享受退税13%。一进一退之间利润的巨大下滑也让林炼焕下定决心关闭了小铟厂,转行做铜业生意了。在个旧颇有实力的乘风有色金属也停止了铟业生产,据公司段总经理介绍,由于没有利润,厂里虽然拥有铟出口配额,但也不得不停止生产。

  根据铟业分会的统计,从2007年开始,我国精铟产量连续3年逐年下降。为此,国家在政策上又进行了一番调整,从2009年7月1日起,对“未锻轧铟、废碎料”的出口暂定关税由原先的15%下调为5%,“铟粉末”出口暂定关税由10%下调为5%。

  日本控制铟加工核心技术